媒体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二中新闻> 媒体关注

《中国教育报》:毕业典礼上校长为学生一一颁发毕业证

发布者:范少杰 发布时间:2017-06-14 阅读:541次

69日,浙江省高考结束后的第一天,衢州第二中学(以下简称衢州二中)的毕业生们亲历了一场属于“自己的毕业典礼”。典礼上,衢州二中校长潘志强亲手为每一位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

“作为校长,我很享受和毕业生几秒钟的目光交流。在颁发毕业证的过程中,我和学生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学生也借机表达了对学校培养的感恩之意。我看到了写在学生脸上的自信和由内而外的幸福感。”潘志强说,“我们始终在讲,‘学生对了,学校就对了’,今天虽然有点累,我觉得非常有价值,这件事学校做对了,以后要作为一项传统坚持下去。”

毕业典礼上,校长给每一位毕业生亲自颁发毕业证,在我国的一些大学有做过这样的尝试,而在高中学校是非常鲜见的。一般来说,高中学校发放毕业证书流程是,校长给学生代表发一个班的毕业证,然后再由班主任发给每个学生,或者由班主任直接发给学生。

事实上,高中三年,除个别优秀学生外,其他学生能直接接触到校长、与校长面对面、一对一交流的机会可谓少之又少,对校长的印象大多是集会活动上的讲话或者给优秀学生颁奖。教育要关注每一位学生的发展,校长作为学校教育理念的提出者和践行者,给每一位毕业生亲自颁发毕业证,正是这一理念的具体体现。同时,颁发证书过程中的面对面交流、握手、拍照,也饱含母校对学生的关心、祝福和期望。这一过程将给毕业典礼增添温情和仪式感,让毕业典礼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流程记忆,而是温暖的情感记忆,多年之后,依然打动人心。

仪式对人的感染和教化作用基于其所产生的仪式感,要实现仪式的价值,成功的关键在于“仪式感”。当前学校的毕业典礼,大都以领导讲话、学生讲话、教师代表讲话为主,形式单一,少有情感互动与交流,缺乏仪式感,导致其教育意义有限,也难以给学生留下值得珍藏的记忆。对于学生来说,毕业典礼最庄严、最有仪式感的时刻是上台从校长手中接过证书,遗憾的是这一环节在许多高中学校的毕业典礼中却被忽略。在毕业典礼这一神圣的时刻,有那么几秒钟属于自己,接受校长亲自颁发的毕业证,再拍上一张合影,学生也就从典礼上的“看客”变成了“主角”,具有了与母校行为上和情感上的互动,这个典礼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毕业典礼,才更值得珍藏与铭记。

在许多国家,中学校长给毕业生亲自颁发毕业证已成为惯例与传统,我国的许多中学校长也对这一做法持认同态度。但实践中为何鲜有实施呢?主要是一些高中学校规模太大,这样做太费时费力。的确,如果毕业生一个一个轮流单个上台接受颁证,然后握手、拍照、合影,一般需要8秒左右的时间。一个毕业生规模1200人的高中学校,走完这一流程需要近3个小时,再加上毕业典礼的传统项目各流程,这样的毕业典礼时间的确会比较冗长,对校长的身体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台下参加典礼的学生也比较难熬,缺乏现实可操作性。

其实,参考高校毕业典礼的经验,学生可列队上台,由校长逐个颁发毕业证书,耗时将会大大减少。由此可见,如果在流程优化上、过程准备上再精细一点,中学校长给每位毕业生亲自颁发毕业证还是可行的。

2016年发布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其中有一条是“人文底蕴”,要求学生除具备一定的文化底蕴外,还应有人文关怀,即以人为本的意识,尊重、维护人的尊严和价值。学生是否具有人文关怀,与学校是否重视这一点直接相关。而毕业典礼则是这一素养培养的重要现实场景。且对于高中生来说,毕业典礼是学校能够给他们高中生涯留下的“最后一堂课”。

从颁发毕业证这一仪式出发,学校在毕业典礼环节设置方面,除校长亲手为每一名学生颁发毕业证书等尝试外,高中学校还可借鉴国外经验,安排学生家长参与毕业典礼,与学生共同分享毕业这一激动与幸福的时刻。浙江省衢州市教育局局长徐朝金认为,除了为每位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校长与有要求的学生合影或写赠言寄语,也值得点赞和提倡。在加拿大维多利亚市橡树湾中学毕业的柴源认为,中学毕业典礼上的致辞应摆脱传统格式化的发言程式,在内容上应侧重回首过往有趣的、难忘的时刻,突出集体归属感,实现情感的共鸣。

此外,校长还可以参加在学生的毕业纪念衫上签名的活动等。

这些仪式,还给学生真正属于自己的毕业典礼,传递出了学校对学生的尊重和关怀,也是对毕业生情感教育的一次“洗礼”。(《中国教育报》6145版   通讯员 谌涛 记者 李萍

中国教育报2017614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