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二中新闻> 媒体关注

《衢州日报》衢州二中毛宗成:66岁,我还在当体育老师

发布者:范少杰 刘惠震 发布时间:2017-12-14 阅读:1093次

(讲述:毛宗成 记录:范少杰)毛宗成,衢州二中体育老师。如果您看到他和学生一起在操场上奔跑,也许不会觉得他和他的同事有什么不同。但是,事实上毛老师今年已经66岁,是衢州二中任教老师中最年长的。退休后,他又被学校返聘任教体育,直到今天,仍在教育一线岗位工作。毛老师说,在运动场上,自己感觉更年轻了,他愿意和学生们在一起,愿意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一起,拧成一股绳,为培养人才的共同目标而奋斗!

一句“没柴不下山”,鼓励了我一辈子

1970年,我初中毕业,就随着全国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潮,到了现在的衢江区药王山。

那时候,去药王山要一路爬山才能到。同去的很多人走到衢江区黄坛口就哭了,还有的走到半路逃回家了。人家下乡锻炼都是带着钱和粮票的,我一分钱也没有带。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我有5个兄弟姐妹,又是家里的老大,弟弟妹妹都小,所以,我就考虑扎根农村,拼命干活,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

我那时候干活真的很拼!很多农民抢收割稻子都干不过我,周围的农民没有不佩服我的。

第一次上山砍柴,农民长辈就告诫我,砍柴要“无柴不下山”,不能空手回来。早上5点,我就穿上草鞋上山去了。砍了60公斤柴,结果挑都挑不动,脚被树枝碎石划破了,肩膀也磨破了,只能一路用背扛着、拖着走,到了晚上八九点钟才到家。生产队的人都说,当地人第一次上山砍柴都背不了那么多回来。

从那以后,“没柴不下山”这句话鼓励了我一辈子。

当年,生产队全体社员一起打分,我就评了8.5个工分。第三年,我就成为整个公社包括大洲片200多个知青里唯一一个评上正劳力的人。

下雨天不能劳动的时候,我走5里路去长柱公社学校,拿起语文、地理、数学等课本看得津津有味。在教初中的翁小牛老师帮助下,我自学了中学数学。

1973年的一天,我正要去山上砍柴,公社文书急匆匆地找到我:“小毛,快去大洲考试。”我才知道我被公社推荐参加大学入学考试。

等我翻山到了771矿,再坐手扶拖拉机赶到考试地点时,已经开考了。考完后,长柱公社书记曹雪才找到我:“全区第一名!”可是,当年我因为家庭原因没有通过政审,与大学失之交臂。

我虽然有点难过,但很快就平复了心情。我安慰自己:“不管走到哪里,都要想办法赚钱吃饭,也没啥的。”

第二年,公社又推荐我作为工农兵学员参加大学入学考试。接到被浙江汽校录取的消息同时,我又接到通知,让我第二天去衢州师范学校操场参加体能测试,说是为杭州大学体育系选拔学生。

我没有跑鞋,就光脚在煤渣跑道上跑完了100米,又做了引体向上、立卧撑。过了几天,接到通知说我被录取了。

1974年,我在21岁时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

 

“你有啥本事?”我被学校副书记将了一军

那时候真的觉得,进大学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光了——终于可以敞开肚皮吃饭了!

大学里,其他专业每个月有14.5元的伙食补贴,体育系每个月伙食补贴19.5元。当然,训练也很辛苦,要进行体能训练、技能训练,光练篮球、排球就练到腿肿、手肿,上楼要抓住楼梯扶手才能上得去。还有体操、田径、武术、人体解剖学等等。总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能用的时间太少,也让我懂得了每门学科都有一辈子学不完的学问。

苦归苦,累归累,但我顿顿能敞开肚子吃1斤米的饭,还餐餐有肉吃,我觉得自己很幸福。读大学时,我还被学校选派去省少体校和杭州少体校担任游泳教练。1975716日,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的活动中,我一个人带一个由50人组成的游泳方队,外加一个6岁的少体校的游泳队员畅游钱塘江。

大学毕业,我希望能分配到衢州二中就业。

那天,我刚进衢州二中党总支副书记办公室,就被副书记王志将了一军:“你想到二中来,你有啥本事?”

我知道,当时衢州二中体育基础较差,在全市排第四名。我说:“我才大学毕业,没啥本事,我只有尽我的全力,三年后如果拿不到第一,我走人!”

两天后,体育组组长张金庭老师找到我家,说学校已经同意要我了。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对人生来说,才华是宽度,人品是厚度。”从下放那天我就知道,我读书不够,要说才华要有多好,是不可能的。我只有靠做事有责任心、敢担当立足社会。

就这样,我成了二中的一名体育老师。那时的体育达标制度,比现在更严格,学生要是体能不达标,老师都要下岗呢!轮到体育课要跑步的日子,如果遇到大雨天,雨哗哗地下个不停,我们就带着学生在学校行政楼、饭厅跑步。行政楼是1953年建校时候建的苏式建筑,楼板用的是木地板,学生们从一边楼梯跑上来,又从另一边楼梯跑下去,整栋楼都在震动。校长、书记最多出来看看,又把门关起来回去办公。

两年后,我们拿到了全市第一

当时,背越式跳高是世界先进技术,但学校没有训练条件,能够起到保护作用的海绵包,只有省少体校才有。在学校经费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到运输公司要来了报废的轮胎,补好、打足气铺起来。轮胎中间有孔,我们就把橡胶排球打好气放进去填满,再在上面放上一层棕垫代替海绵包训练。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我们一点点地想办法,共同努力,提高学生的体育竞赛成绩。

1977年,全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我们拿到了团体总分第二名。

1978年,我们拿到了第一名,以后就一直在全市排名第一了。

我知道,我通过了学校三年试教期的考验。

后来,我当上了体艺组的组长。我们定了个目标:要让学校成为全省体育名校。

当时,体艺组讨论认为学校操场的泥沙地不行,一到下雨就坑坑洼洼,到处是洞,学校也没有很多资金投入体育设施改造。我们就去巨化、煤机厂、木材厂、浙西化工厂、啤酒厂这些烧煤大户,一个个上门找企业领导拉赞助,请他们提供煤渣并帮忙出一部分运费,我们自己雇拖拉机运煤渣回来,一点点地建起了煤渣跑道。

随着学校体育事业不断发展,相继获得“省体育达标先进学校”“全省推行《国家体育锻炼标准》先进单位”“省传统体育项目学校”。1991年,学校承办了省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学校在体育方面的成绩获得全省业内的高度肯定。

退休后,我又被学校返聘任教体育。直到今天,我一直在教育一线岗位工作。我愿意和学生们在一起,这让我感觉自己很年轻,我愿意和同事们在一起,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拧成一股绳,为共同的目标奋斗!

今天的衢州二中延续了当年的体育传统,学校在全省526所普高中,毕业生体质排名连续四年位列前三甲。

今年,学校新建了体艺馆,年底将投入使用。我就像对自己家一样,劳心着体艺馆的一些细节。现在的办学条件和当年比真是有了天壤之别。作为一名长期工作在教育一线工作的体育老师,我很骄傲!我和我的同事做出了我们能尽到的最大努力,为社会培育了人才,为学校赢得了尊重和荣誉,我也无愧于我的责任。(《衢州日报》20171233

因为热爱自己的工作,66岁的毛宗成老师至今仍在衢州二中任教体育。刘惠震 摄.jpg

上世纪80年代初,毛宗成老师(前排左三)和衢州二中田径队队员,当年学校田径队获浙江省18所重点中学田径对抗赛冠军。.jpg

上世纪80年代初,毛宗成老师(前排左三)和衢州二中田径队队员,当年学校田径队获浙江省18所重点中学田径对抗赛冠军


《衢州日报》衢州二中毛宗成:66岁,我还在当体育老师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