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二中新闻> 媒体关注

《衢州日报》:光明日报社、省委宣传部为我校78届校友严红枫举办“严红枫最美人物报道作品研讨会”

发布者:范少杰 发布时间:2018-05-08 阅读:1106次

426日,由光明日报社、浙江省委宣传部和中央新闻单位驻浙记者联合会共同主办的“严红枫最美人物报道作品研讨会”在杭州举办。来自业界专家学者、“最美人物”代表以及各中央媒体驻浙代表,从不同侧面对严红枫的从业经验和新闻作品作了评价。

作为来自严红枫家乡的代表,衢报传媒集团党委书记、社长杨昕也应邀参会发言,他深情地讲述了严红枫在衢州日报8年的奋斗经历,并提出了“互联网传播时空之下的新闻初心与守望”这一宏大而现实的追问。光明日报总编辑张政对此给予高度认同,他在随后的讲话中,6次引用杨昕的发言。

让我们感到骄傲的是,前文提到的严红枫和杨昕先生,分别是我校1978届校友和1986届校友,特将此文转发如下:

 

严红枫的意义——兼论互联网传播时空之下的新闻初心与守望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信息泥沙俱下的时代,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信息极速更新的时代,互联网时代更是一个呼唤主流、权威与正能量的时代。

在这样的传播时空之下,如何坚守我们的新闻理念?怎样表达新时代的新声音、新脚步、新人物、新故事、新气象、新精神?层出不穷的技术迭代让我们手忙脚乱,娱乐至死的花样翻新让我们无从选择甚至随波逐流。这个时候,严红枫出现了。他以一颗火热赤诚的心,以一系列折射时代人性光辉的“最美人物”作品,鲜明地回答了这一时代之问——互联网传播时空之下的新闻初心与守望。

人物小传

严红枫,19617月出生,衢州人,现任光明日报浙江记者站站长,高级记者。从业30多年来,当过铁路工人,做过地市党报、省级党报记者,最后跨进中央党报。先后荣获“衢州市劳动模范”“浙江省新长征突击手”“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等称号;多次获中国新闻奖、光明日报年度好新闻一等奖、浙江省好新闻一等奖、特等奖;曾分别应日本外务省和俄罗斯塔斯社邀请,加入中国青年记者代表团和光明日报新闻采访团,出访日本和俄罗斯;近几年,潜心致力于典型人物的研究报道,发现、发掘并采写报道了“衢州最美教师”“‘麻风村’里的年轻医疗团队”“万少华团队”等重大典型,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积极的影响。其中“‘麻风村’里的年轻医疗团队”和“万少华团队”已经被中宣部评定为“时代楷模”;去年发现、挖掘、发表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眼科主任姚玉峰的先进事迹,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和其他中央领导、省委领导的批示肯定。

 

一、富有道德情愫和家国情怀的典型人物报道 依然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光辉的正能量

在严红枫的笔下,主人公既有个人,也有群体;既有最山坳的民办教师,也有大城市的海归名医;既有没有多少文化的深山农民,也有位居高位的省部高官;既有默默无名的山乡干部,也有身世显赫的名门之后,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最美人物”!都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有一个让人感佩的信念——家国情怀!

衢州,被誉为“最美源头,道德高地”。这些年来,最美现象从盆景到风景到风尚,以严红枫为代表的新闻工作者的深度挖掘、广为宣扬功不可没。201111月初,衢州市衢江区下张小学发生了“班主任查找迟到学生进而救起一家三口性命”的故事,最初是作为一条社会新闻编发了。严红枫得知后,当即电话联系时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诸葛慧艳,表达这是一个难得的“最美教师”典型,故事从点名,到家访,到店访,到代家长充话费,到访亲友,再到回访,最后砸门入户,救起煤气中毒的一家三口,一波三折,每多走一步,体现的都是教师的责任心和爱心。“是爱心和责任心救了这一家三口”。在严红枫老师指导下,一系列报道在全国各大媒体“炸响”。《光明日报》稿件很快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批示,央媒再次聚焦,“最美教师”一度成为“网红”。这还不够,他热情洋溢,又帮助市里策划了“最美衢州人年度十大人物评选”活动,成为全国地市级首创。这还不够,他激情满怀,又帮助市里策划了与光明日报社、省委宣传部一道在北京召开的“核心价值观在衢州的实践理论研讨会”,时任市委书记赵一德出席讲话,首开全国理论研讨“最美现象”之先河。衢州城市的美誉度提升离不开“最美现象”的发掘培育,而这一切也离不开严红枫的参与介入、推波助澜。因此,他被邀请为首届(2012年)“最美衢州人年度十大人物”颁奖嘉宾,并高票当选第四届(2015年)“最美衢州人年度十大人物”。一直到今天,在衢州提到“最美”一词,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知道有个“严红枫”——他可是我们衢州人,是个大记者!

“大记者”,这是我们久违的尊称,互联网时代,还有多少时候能听到这样亲切的称呼呢?严红枫以一名党的优秀新闻工作者的责任担当为我们赢得了民心民声。他和他作品中的人物一道,为我们这个时代增添了满满的正能量,彰显蓬勃的新闻之力,道德之力。

 

二、极具古典文学色彩的讲故事方式依然是 我们这个时代最为有效的传播表达

互联网时代忌长篇大论,严红枫反其道而行之。

互联网时代讲图文并茂,严红枫我行我素,依然用文字来勾勒描述细节,“图胜于文”在这里行不通啊!

是红枫真的不懂吗?大错特错矣。据我了解,红枫早年学过美术,很棒的专业“童子功”,透视、光线、明暗、勾图、色彩、章法节奏,样样上手,难怪乎中国美院院长许江教授说,“那么多报道,红枫这篇最到位的”。

难得的是,严红枫触类旁通。为什么他长而不冗,因为他晓得“密不透风,疏可走马”;为什么他总是满而不溢,因为他晓得“知白守黑、做活画眼”;为什么他文字平实浅白,因为他晓得“宁拙莫巧,宁丑莫媚”。他的每一篇人物报道,假如真有计算机专家进行“达芬奇密码”式的数字化解码,一定是幅栩栩如生的中国画。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完全有可能,技术不是问题。

中国古典美术与中国古典文学是同一部文化史,画理即文理。严红枫当然也是会接受时下大美术理念,在讲述朱仁民故事的时候,娴熟的美学理念运用之中 ,有意无意间传递出他的理解与才智,也帮助他更为精准地讲述这位美术大家的非凡心路历程。

或许扯远了。

此层想表述的是严红枫以最传统的最原始的传播文本呈现方式、结构、文字,来讲述描述每一位让他让我们让时代感动的人物故事,而所有的价值表达都已融入近乎完美的教科书式的文章之中,血肉相连(作者注:此层次纯属新闻写作范畴,另择时成文)。

 

三、“脚板底下出新闻”的职业操守 依然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宝贵的精神传承

听说我要去杭州参加严红枫“最美人物”作品研讨会,报社的同志特别是当年与红枫共事过的老记者们,纷纷说起他的“江湖传奇”。有说“红枫是个拼命三郎”的,有说“严红枫是真正的记者”的,也有说“红枫真不容易”的,大家都以严红枫曾在报社工作8年,并完成从铁路工人到电大生到助理记者到衢州市劳模、省新长征突击手、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人生三级跳”为骄傲。一致的声音是“严红枫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我是严红枫的“铁丝”“钢丝”,至今保留着他当年在全市劳模座谈会上的发言打印稿。也是深受他和他同期进衢州报复刊初期年轻记者范列等人的影响,怀揣“记者梦”,1993年从衢州电力公司调到衢州日报工作,可惜他于前一年调到浙江日报去了,没有能“沾点同事之光”。但他的许多闪光足印让我和同事们不停地追随。为什么?是因为红枫身上永不褪色的“脚板底下出新闻”的职业操守与新闻情怀。

——骄阳似火,崎岖山路上,一位个头不高的乡干部模样的小伙子背着鼓鼓囊囊的黄挎包,手拎一袋菜,不停地走走歇歇,大半天了,才走了十多里地。路人问,你哪个?答曰,衢州报的。进山干啥,采访修路。干嘛带饭菜?他们少油无肉,我带些去,免麻烦也慰劳下,他们是义务工。这小伙子就是严红枫,时间是19908月。

——衢州城东郊一路边小棚店,一大碗汤面胡吃海塞,老板娘笑:“你不像附近人,是大地方来的记者,我听出你们是来看学校老师的。”食客匆匆点头又匆匆告辞。这位食客就是严红枫,同行的是衢州日报记者沈庆文。他们到衢江四小采访“最美教师”,而此时“最美教师”正受“长枪短炮”围追,校长马建红没有把两手空空的严红枫“放在眼里”,名记居然被“冷落”了!但之后随着采访工作的深入,系列在光明日报头版的不断推出,还有那篇著名的《一位乡村小学校长的承诺》,马建红这位“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开篇人物,对严红枫严老师是尊崇有加。凡见面,必鞠躬,成笑谈。

《一个响亮的名字——王普党》是他一路追赶“追”出来的;

《浙西大地上的英雄群体——记大俱源村21位共产党员》是他翻山越岭“刨”出来的;

《平平淡淡最是真》是他睡山村学生通铺“睡”出来的;

还有,《“郑重声明”的背后》是他大年三十除夕夜“熬”出来的;

还有,《一座无字的丰碑》是他与人促膝神侃“侃”出来的……

“如果哪位记者能进山来,写写邱老师,路远,我愿用轿子抬他;山高,我愿用双肩背他!——衢县湖南镇里村农民叶成友的话”(《生命的烛光》题记)说的记者就是严红枫,那一年是1990年,大寒节气。

互联网时代,真好!好在足不出户,也可写奇闻也可出高论,更可成“网红”。

互联网时代,真好!大数据为你思考,机器人为你操刀捉笔。

互联网时代啊,可悲可叹!没有了脚步的丈量,没有了心灵的对话,我们的文字没有了魂,我们的思想没有了根,我们的传播除了冷冰冰的点击量数字,还能有什么?!

这当然不是我们要拥抱的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时代,本也不是这样子。根源在我们业界不少人新闻初心的丢失,新闻情怀的衰落,新闻操守的遗弃。

严红枫的可贵可敬可学之处在于,以“做一事成一事”的“工匠精神”,既守望新闻理想的精神家园,又融入时代潮流,以不失本真又与时俱进的业务素养,赋予“脚板底下出新闻”新的时代内涵。

路遥,从《人生》到《平凡的世界》,《在困难的日子里》《早晨从中午开始》。这是我和严老师红枫兄几乎每次见面都会聊起的话题。

从路遥到严红枫,从文学到新闻,从平民子弟到业界翘楚,两位人生际遇不同,但人生精神相一致。我无意把两位并列写到今天的发言之中,只是行文至此,随心流露。那就这样吧。

庆幸的是路遥生活的年代没有互联网;可喜的是我们这一代有互联网,更可喜的是有严红枫,还有一大批像他一样守望新闻初心的记者,他们为互联网注入了“最美人物”的道德基因,为互联网下的媒体转型融合和新语境新表达新传播,注入了“以纯净的心写纯净的人”的价值基因。

严红枫的许多作品已然成为经典,严红枫本人也将会成为经典——这就是“严红枫的意义”。

y4.jpg

“严红枫最美人物报道作品研讨会”

y22012年,严红枫在采访“最美老师”时,与外来务工者的孩子们交流。.jpg

2012年,严红枫在采访“最美老师”时,与外来务工者的孩子们交流

y32013年,严红枫在浙江上柏住院部采访麻风休养员。.jpg

2013年,严红枫在浙江上柏住院部采访麻风休养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