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二中新闻> 媒体关注

《衢州日报》衢州二中学生汪芦川应邀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8-09-24 阅读:96次

923日下午,静谧的衢州二中校园内,高三学生汪芦川捧着一本书,坐在一棵树下,专注的身姿与她的妈妈、著名衢籍儿童文学作家毛芦芦的身影重合。但是,与毛芦芦端看花开叶落,酝酿写作情感有所不同的是,这片刻阅读时光,更像是汪芦川结束一场个人“补考”后的放松。

“我出了趟远门‘长见识’,回来还是要把落下的学习时间都补上。”920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和共青团中央共同举办的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以下简称“青创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316名青年作家和青年文学工作者代表参加会议,而17岁的汪芦川则成为了现场年龄最小的代表。

 

小代表拉低青创会代表平均年龄一大截

“这位代表,请问你是中学生吗?”自步入会场,汪芦川就备受瞩目——穿着白衬衫、背带牛仔裤,梳着马尾辫的她实在太“稚气”了。自我介绍时,她也打趣道:“我的小名叫小红枣,我想我是这次青创会上名副其实的小枣苗呢。”

得知汪芦川的年龄后,有代表惊叹:“你这位‘00后’可要把青创会代表的平均年龄都拉低一大截了。”要知道,五年一次的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中具有重大影响和重要作用,今年是第八次。上一次的青创会于2013年召开,会议代表的平均年龄为35.5岁。

包括17岁的汪芦川(右四)在内,出席本次全国青创会的浙江青年作家代表共13人。

“老实说,刚得知浙江省作协推荐我参会时,我是大吃了一惊的,因为我写的东西、出的作品还太少。”汪芦川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在各级刊物上发表作品,先后3次获得冰心作文奖,已出版并在全国公开发行个人作品集《妈妈的麻花辫》,且在今年被评为“叶圣陶杯全国十大小作家”。然而,确定自己将与另外12位浙江青年作家并肩出席青创会时,汪芦川依然感到忐忑,“如果没有妈妈和师长们的鼓励,我其实是没有勇气去参加这个会的。”

“去吧,你去看一看就知道文学的天地有多辽阔了。这次经历,可能会在你的心里留下一个大脚印,值得你一生回味。”为了给女儿鼓劲,毛芦芦还提及一件趣事——2007年,毛芦芦在鲁迅文学院第六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就读时,6岁的汪芦川也跟着在鲁院待了一个多月,天天陪着妈妈上课,“妈妈的那些同学们都笑称你是‘鲁院最小的学员’。”

作为青创会年龄最小的代表,汪芦川感叹自己会珍惜机会,以后将继续多走、多看、多想。

衢州二中校长潘志强也鼓励汪芦川:“去吧,你是大学姐,你可以向学弟学妹们证明,即使顶着高考的压力,也是可以让梦开花的。”衢州市作协主席许彤也为她壮胆:“大胆去吧!你既是我们衢州作家中的新人,也是我们浙江省作家中的新苗,大家都会祝福你的!”

“作为参会代表,资历那么浅薄的我能代表的或许就是会议中的学习者,我想从优秀的前辈们身上学习到作家所应有的担当和抱负。”就这样,汪芦川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头顶着亲人师长的叮咛和祝福,背负着浙江省作协的期望,踏上了前往北京的文学探索之旅。

 

读“偶像”,感受文字中的率真勇敢

在会场找到自己的座位后,汪芦川留意到旁边位置的姓名牌,上面印着“李娟”。她眨眨眼,从随身的书包里掏出散文集《遥远的向日葵地》,封面正中央印着作者姓名“李娟”。汪芦川脸上的笑意顿时怎么也压不住了,“我的运气也太好了,竟然和偶像坐在一起。”

汪芦川在青创会上遇见了自己喜爱的作家李娟,她正巧也在此行中带着李娟的作品《遥远的向日葵地》。

在汪芦川的书单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儿童文学作品,因为毛芦芦经常会将自己喜欢的儿童文学作品推荐给她。进入高中后,汪芦川的阅读面越来越广,读到作品《我的阿勒泰》时,作者李娟的非虚构写作手法给了她很大的冲击。“我是被衢江的氤氲水汽和父母亲人绵厚的爱养大的。我的生活,除了有学习的压力,真的堪称温情一片。所以,第一次看到李娟老师笔下的西部生活,我的心被她的文字重重地击打了一下。”汪芦川感叹,原来在同一片蓝天下,有些人的人生可以是那么粗粝寂寞,但也那么率真勇敢。

读完《我的阿勒泰》,汪芦川意犹未尽,于是她把《遥远的向日葵地》塞进赴京的行囊,又在不经意间把它带进了青创会会场。“李娟老师写的都是自己的生活和记忆。”平复激动的心情后,汪芦川想起妈妈毛芦芦经常说的话:“一个写作者,除了写自己的内心,还要代言一片土地。”

环顾四周,汪芦川又看见了腰系宽大灰色腰带的西藏代表和身着黑边白底蒙古袍的内蒙古代表,那来自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一双双眼里,透出的都是对文学的坚定和热忱。“我突然意识到,这次参会的300 多个代表,每个人脚下都有一方自己的土地,每个人都代言着一种生活。每个人扎根在各自的土壤里,用文字描绘出独特的美。所以,我们的文学百花园,才会愈加美丽和富饶。” 那一刻,汪芦川坚定地默念:“我也要做这样的小花。”

写作就是雕刻时间这块大理石

在飞驰的回程高铁上,汪芦川面前摊放着写得密密麻麻的学习笔记,思绪又回到接受《文艺报》记者采访时被问及的问题:“写作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汪芦川回答:“在文字里留存着过去的我,供未来翻阅。”

汪芦川成长于良好的文学氛围里,她认为写作是一种内心的热烈需求,写作可以为人类丰富的情感、精神与意志赋予艺术形式,“文学是关于时间的艺术,而写作就是在雕刻时间这块大理石。”

青创会小组讨论发言时,面对一众前辈,汪芦川也坦言:“我的生活阅历太少,可接触的社会之面太窄,所以很多时候写出来的文字不够有力,也不够深刻。”然而,对于岁月为自己酿造的处境,汪芦川也认为不必刻意融入或抵抗,而应顺其自然。“我想我以后会多走多看多想,多体验不同的生活,走进不同的人群,写出更多有人文关怀,体现现实心跳的作品。”

 

个人简介

汪芦川,2001年出生,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20183月加入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5月入选“浙江省新荷人才计划”,8月加入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已出版并在全国公开发行个人作品集《妈妈的麻花辫》,现就读于浙江省衢州二中。

其先后在《十月·少年文学》《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报刊发表作品60余篇,作品3 次获得冰心作文奖、全国孙犁散文奖“新人新作奖”、人民文学出版社“百社千校书香童年”暑期征文比赛学生组一等奖、“好孩子”杯“我炫我成长”全国中小学生征文大赛一等奖、叶圣陶杯全国新作文大赛一等奖、语文报杯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等。作品屡次入选《浙江省儿童文学作品精选》《冰心作文奖获奖作品集》《冰心奖获奖作家年度优秀作品选》《时文精选》等。(据《衢州日报》)